温州安徽商会
温州安徽商会
温州安徽商会

天下徽商

当前位置:首页-走进安徽-天下徽商

画家石涛为什么会成为徽商“最有共鸣”的商业伙伴?

2018年03月30日

清初画家石涛是中国绘画史上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他既是绘画实践的探索者、革新者,又是艺术理论家。或许你还不知道他虽然是广西桂林人,但是祖籍在安徽凤阳,同时也是明靖江王、南明元宗皇帝朱亨嘉之子。

这样一位重要的画家,一位皇室后代,他与徽商又有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画家与商人,都钟爱一座山

徽商是明清经济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一个群体,大多数徽商思想超前,眼光长远,有浓厚的人文情趣。同时由于长期在外行商,很多徽商会选择请人绘制山水画,尤其是黄山图,以寄托乡思,故而很多徽商都成了画家的赞助人。

石涛本是皇室后代,却生不逢时,自小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他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所到之处,无不挥洒笔墨。特别是对黄山,他更有一种别样的情怀。石涛在宣城住了十几年,其间三游黄山,感受山川之灵秀。

石涛 黄山紫玉屏

据不完全统计,石涛一生所绘《黄山图》现存世20件以上,而且每件作品在笔墨技法上灵活多变,不拘成法,表现出生动多变的艺术特征。石涛也认为自己掌握了“黄山之真性情”。

石涛在康熙六年(1667)所绘的黄山图上题道:“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何山无草木,根非土长而能寿;何水不高源,峰峰如线雷霆吼”。石涛呼黄山为“师”,自称其“友”,黄山对其艺术上的影响可见一斑。

徽商和石涛对黄山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且画家需要用其艺术审美获得经济基础,商人又需要用经济基础来换取精神寄托,两者各取所需,又因此结交成为知音和精神伙伴,形成了亦商亦友的关系。

石涛与徽商的书画往来

石涛在早年读书、游历和求艺时就和很多徽商结下了友谊。1666年,24岁的石涛刚刚移居宣城,就与客居宣城的吴惊远交好,这一交好就是半辈子,后来还和吴惊远的父亲吴尔纯、吴惊远的儿子吴承夏成为朋友,并有书画往来,正所谓“与君父子交三代”。

从1666年到1679年,石涛一直生活在宣州双塔寺,其间三游黄山,留下得意之作《山居图》,其中的奇绝山水多取自黄山景色,而从此画的补提“飞涛先生笔墨知己”中可见,后来石涛在经济困难的时候将此画转给了知己“飞涛先生”。

“飞涛先生”即盐商程澎,程澎有个哥哥叫程湄,兄弟俩嗜好书画,且欣赏水平不凡。程澎善于作诗,曾作《游黄山》诗三首,其中有“少小离故乡,忽忽三十载”,“平生慕兹山,寤寐深怀抱”等诗句,从中可见程澎对故乡的怀念和对黄山的感情。因此,石涛在经济困难时期将描绘黄山景色的《山居图》转让给程澎,也算是各取所需。

石涛 黄海轩辕台

《清湘书画稿》中有一段描述了黄山美景以及松风堂主人。“松风堂主人”即石涛晚年的主要赞助人程浚。这个程氏家族不仅家大业大,在清初显赫几代,而且人口众多,才俊辈出,产生过数名两淮盐务总督。程浚不仅有钱,还有一定的诗文艺术修养,所以这个人收藏颇丰就一点也不足为奇了,人称其为'望隆艺苑'。

石涛曾为其作《晓江风便图》和《听泉图》。另外,程浚的三儿子程鸣也跟随石涛学画多年,大儿子程哲和二儿子程启也是石涛晚年的主要艺术赞助人。程浚收藏的倪瓒的画和浙江画派的画对石涛艺术风格的形成有很大的帮助。

石涛

1699年,石涛作《黄山图卷》,是其晚年的代表作品,画卷结尾处题有长诗,诗中对黄山的绝景作了热情生动的赞颂,同时讲到,5年前,石涛给劲庵先生谈黄山绝景,劲庵先生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言过其实,而当他亲身游历之后,马上宴请宾客,对黄山赞不绝口。诗中还有“座中尽是黄山友”之句,可见,宴请之客基本都是徽州人,都对黄山有深厚的感情。

而《黄山图卷》就是石涛参加此宴会后,应劲庵先生的订画要求所作。“劲庵先生”即徽州富商许松龄,又作“柏庵先生”,是石涛晚年的主要赞助人之一。许松龄的艺术修养和欣赏格调均不俗,能诗善书法,武汉东湖屈原纪念馆藏《郑板桥题许柏庵隶书轴》,可见郑板桥先生对许松龄的书法很是推崇,这也证明许松龄在书法上有很深的造诣。石涛在书法上也有很深的研究,这也是他们相交甚深的原因之一。

石涛 为月翁作山水

大收藏家、徽商江世栋也是石涛的长期赞助人。江世栋本人擅长书法,且闻名江淮一代。江氏世为富商,为人豪爽,见义必为,家富收藏。江世栋有8个儿子,以江昱、江恂最为知名,时人称为“广陵二江”。

江恂收藏金石书画之富甲天下,到其子江德量仍子承父业,以收藏闻名。石涛曾在1699年与八大山人一起合作为江世栋绘画。

同年石涛在江世栋的草堂观画,看到《汪柳涧摹黄大痴江山无尽图卷》,引发了石涛对当时画坛的深刻看法,对于当时画坛以假乱真的习气深恶痛绝。由此可再次反观,徽商的艺术收藏对艺术家艺术观的形成和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走进安徽